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憨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旅美杂记五  

2009-07-04 20:51:55|  分类: 逰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美杂记五

 

 

 

旧金山杂记

 

     5月17日,睛。上午八时许,离西雅图,S陪往旧金山。飞两小时抵奥克兰。出机场后租车去加州大学伯克里分校,S说,今天就只看两间大学。

 

加州大学伯克里分校

    加州大学是美国西部最大的大学,有好几个分校,其中最好的一所当数在奧克兰的伯克里分校,这也是加州大学的校本部。由于加州大学是公立大学,因此,它的伯克里分校便是有志于学而又家境不宽裕的学生的主要选择。

    时近中午,车进校园,见一群群兴致勃勃的学生中有穿黑袍、戴黑方帽的,这是些才举行完毕业典礼的大学生。这座校园尽管大,但除了钟楼也并没有给我留下格外的印象。唯有那座钟楼,使我想起云大的钟楼,不同点只是此处钟楼高有100余米且顶部有尖塔。排队买票乘升降梯上钟楼,楼顶掛满大小钟群,另一小室还放有一架管风琴,当群钟敲响时那声音一定好听。在塔顶可饱览学校景色,是一座占地靣积很大绿化也不错的大学。

    下钟楼后我想,修建于上世纪初的钟楼,当年还沒有电梯,那类似电梯间的升降梯用的应该是滑轮和机械动力了,升降平稳而快速,怎么设计的?

    在校园里我见到比较多的亚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学生。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加州大学伯克里分校

    整个校园我只见到一处校门,那是一组漆成灰蓝色的高大的铁花门。铁花门外有学生的小食部,附近为庆祝孩子毕业的一群家长在聚会。另一处院落里立柱上有—个熊的雕塑,S说,那大致是加州的象征。附近还有一条服务于学校的商业街道。

    据说,加州大学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盛出嬉皮士的地方,当年他们讲究的是叛离!叛离!叛离!

    在学校学生小食部买学生歺作午饭:一个汉堡包,两片生蕃茄,两片生萵萁(还是蔫了的!),一包薯条,一杯冰镇可乐。

 

海湾大桥

    自伯克里分校去斯坦弗大学需经海湾大桥,过桥就是旧金山了。

    海湾大桥长7公里(引桥不计),据称,是世界最长的桥梁,为公路桥,分上下两层。车急行桥上,一串串钢架、钢缆组成的图案是力和现代工业的象征,变化的图案使人振奋。在车内用快速挡拍下几张好照片。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海湾大桥之一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海湾大桥之二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海湾大桥之三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海湾大桥之四

                                                                                  

 

 

斯坦弗大学

    在大名鼎鼎的斯坦弗大学里,处处古树参天,飞鸟时现,在绿树花丛中的一组组古老建筑,弥漫着古典艺术的情调。整个校园布局完美,建筑风格古老而又别致,安静、温馨、庄重而又浪漫。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斯坦弗大学校园一角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校园内一处长廊上的雕塑

    我很喜欢这座校园。

    校园里有一座教堂,教堂高大、华丽而精美。进教堂,更为它的内部结构精致和端庄华贵的穹顶而惊赞不已。

    售书楼前的水池中央,竖立着长满铜绿的铜质现代派雕塑。

    见到几处球场,最大的运动场边装饰着有石质雕塑的绿化带,足球场上学生在踢球。

    车缓缓驶出大学,路两侧摆满了学生用的小汽车。S说,她在西雅图读研究生时也开车,学生都开廉价的二手车,在校园内则用自行车。

    这所大学是当年的一个铁路大王捐资修建的。据说他儿子从美国去欧洲留学,(那时的美国青年崇拜欧洲的大学要去远道留学,就象现在的中国青年崇拜美国的大学要来远道留学一样。)不幸死在那里。悲痛之余他便拿出巨款修建了这所大学,为的是不让其他美国青年为了读书而失去家人的关爱远赴欧洲。

    听了这个故事我十分感动。在我们中国,只有陈嘉庚出资修建了厦门大学。现在拥有巨款的巨贪和暴发户们,只知道怎样跑到美国和加拿大躲起来,过他一家的奢侈日子,那怕他们来时一句英语也不会,更不懂得怎样和当地人交往。在西雅图离S的别墅不远,就住着来美不久的—家人,女的是二奶,男的是几年前在国内广告打得红火、货也卖得红火的什么药枕的发明人。这个陕西佬,躲在他的别墅里和谁也不交流,尽管他附近就有几家中国人,有的还买过他的药枕。

   

    我们的车在两间大学的校园里都可以自由行驶。在两间大学里我都没有看到警察或者保安一类的人。在两间大学里我见到少数抽烟的学生大多是女生,S说,她们大致是认为这很叛逆,也很有个性。

 

    18日,睛。整日在旧金山。  

    早晨,开车就近在路边一家墨西哥人的小店里用早餐。烤薄饼夹着牛肉、生菜一类的东西,加一杯咖啡。够了。

 

远眺旧金山

    车在一处叫珍宝什么的地方停下来。这里紧靠海湾,一边是大片游船上的高大铁桥,一边是隔海相望的旧金山主城区。这里是远眺旧金山的最佳地点。旧金山高大的楼群静静地站在海面上,在朝阳的照耀下那色调十分和谐和漂亮。海水翻跳着亮光,海鸥在附近飞翔,风很大,四周很静。不时开来的小车上下来的大多是外地的游客。

    这个角落的正靣有些一般的房屋,唯草地上有一个铁锚的雕塑。如果不是S的介绍,我简直想象不到里面就是一处海军基地。

    可以照相吗?

    “沒有不可以照相的任何标志。”

    那就照。

 

艺术宫

    在去旧金山金门大桥的路上,远处就见到一个园顶的古建筑,原来车开到了艺术宫。据说,这組高大的艺术建筑,是上世纪早期为了开万国博览会而修建的。

    艺术宫建在环水的绿荫里。褐色的石质建筑高大宏偉,带有古希腊的建筑风格。弧形的拱门,巨大的园柱,到处都有浮凸出来的精美雕塑。草地上是知名和不知名的鲜花,水面上游着、飞着海鸥、野鸭及其他水鸟。整組建筑合谐有序,与四周的大树、鲜花、草地、芦苇、湖水溶为一体,宛如一組华美的油画。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艺术宫一角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艺术宫高大的古典廊柱

    漫步在这組巨大的古典建筑群之间,时间仿佛回到了欧洲的中世纪。

    漫步一圈,再从较远处看去,真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图画。

    有女老师带着大致是初中学生的少年在艺术宫水边看水鸟。岸上,肥大的白天鹅态高贵,悠然自得,了不怕人。

 

金门大桥

    曾经看到过摄影家拍摄的金门大桥,桥的气势雄偉,一半隐在云中,仿佛间会觉得这是一座上天的桥了。

    车过渔人码头不久便到了金门大桥。太阳高照,游人众多,好不容易才在桥头停车场找到了停车位。

    停车场附近有这大桥总设计师史特劳斯的塑像和吊桥的钢缆横切面模型。总设计师矮个、中年;钢缆直径近1米,由27000多条几毫米粗的小园钢组成。从桥下望去,巨大的红色的钢塔固定着钢缆拉着吊桥横跨在海面上,造形简洁,气势磅礴,雄偉壮观。想到它的建造年代,就更加赞叹总设计师的高超才艺!这是需要非凡的一系列物理学理论和严密的预测、演算,以及天才的形象设计才能办到的。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金门大桥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车行金门大桥上

    晚它许多年的虎门大桥也是钢缆吊桥,长度超过金门大桥,但站在桥下,它给我的印象更多的是美,而不是雄。

    上桥去走上一段,这里的风确实大。桥面上巨大的钢塔高近200米,需在远处才能拍摄到它的门状塔顶,由它牵拉着的巨大钢缆,确实给人以气势非凡、雄伟壮观的感觉。

    再乘上汽车,在大桥上来回开上一圈。桥上往来汽车如梭,据说,每天往来的汽车多达10万辆。奔驰桥上,车窗外除了钢缆,塔高近天,了不见物。

 

    离桥后车曾到过一处公共海滩,出车观赏,一石碑上标明是“中国海滩”。原来这里是早期中国人到旧金山淘金登陆的地方,石碑上对到旧金山的早期中国劳工赞誉有加。从这在里远望金门大桥,大桥少了些雄伟,竟显得有些俊秀了。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中国海滩:两百多年前中国的劳工就是在这里上岸的

 

 

 中国城

    想吃—顿中歺,S便开车去旧金山的中国城。说,这里不叫唐人街,叫中国城。其实很多人也叫它唐人街,是除中国以外华人聚集得最多的地方。

    车在中国城的几条街上开了一遍,除了街道较窄且有旧金山其他街道也有的陡坡以外, 中国城里的街上风物,和香港、澳门、广东的一些街道沒有区别。在这里要看的主要是一片老人的休闲地。那是一片街头公用空地,有亭、廊之类,但绝对称不上是个小“公园”。在这片空地上消闲的人也真不少,而且多数是老年人,听口音,不少的是广东人。他们的衣着和消闲方式和国内没有区别。老头在扎堆打牌、打扑克…,老婆婆在晒太阳、唠家常。总之,在国内的一切生活习惯,都原封不动的搬到了这里。在这里,我仿佛已经回到了国内。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照片不是拍于国内某个城市,而是拍于旧金山的中国城                  

 

    中饭在一家广东小馆里吃。六元钱,饱了。

    但在歺馆里我有个“发现”:在美国人的自助歺店或吃食店里,基本上没有高淡阔论的;在我们的中国餐馆里,吃饭和大声说话就分不开了。连白皮肤的老外(在这里美国白人应该是“老内”,而我才是个“老外”。)也被感染了,一进了中国餐馆也大声说话。

    在旧金山的中国城,我想起一个问题,在几十年前,个人出国是决不可能的!出去了就犯了叛国罪!就是对中国人的背叛!我看中国城里的老年人,他们到美国已经很久了,就中国人的习性来说,他们什么也没有背叛。我也不认为他们背叛了那一个中国人。

 

渔人码头

    从中国城返回渔人码头是在午后了。渔人码头是旧金山的一处旅游景点,除了海边的景色,想象得到,这里不过是三教九流汇聚的地方。四周有不少紀念品专卖店,有一连串卖煮(?)大螃蟹的小店,(据说来这里的游客最好都去品尝一个这里的大螃蟹,)有弹吉他唱歌的黑人,有临时玩玩杂耍的单个艺人,后两种人其实都是求人施舍的。当然,也有直截了当的乞丐。一个黑人胸前的纸牌上写道:“请给我一点帮助,那怕是一个微笑。”连乞讨也艺术化了,倒也有趣。

    漁人码头还是连接市中心的老式缆车的始发点。缆车到后由人力推到木质转盘上,再推转调头,上轻軌,这才开到发车点,这一切都保留初创年代的风格,一点也不想要进歩。因此,它成了吸引游客的一道风景线。

    使我印象深的还是在漁人码头上不断翻飞的海鸥和水鸟,它们是那么多,而且都不怕人,有时就从你头上不远处飞过去,有时就停在你身前。在离岸不远的海上,我还看到两只海豚不断浮出水面的身影。这里人头钻动,但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又来那样的自然甚致平常,使我不得不喜欢上了这个码头。

    在这个漁人码头上,不但可以远眺金门大桥,还可以在海面上看到赫赫有名的恶魔岛。那是被人写成小说、拍成电影、专门用来关押囚犯的海上孤岛。现在已经辟成了游览场。我用10倍变焦拍下了这个曾经只是读到过的孤独的小岛。要上去看看?没时间了。

 

博物馆

    顺着地图上标志的旅游线路,小车沿旧金山北部开行,无意中来到了一处博物馆。

    博物馆外有大片草地,草地上竖着三组雕塑,草地外有大片姿态优雅的高大的松树,天上蓝天白云,近处有高尔夫球场,远处是旧金山雅致的中心城区,风景十分优美。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在艺术博物馆前看旧金山

    买票入场。在这里我看到了许多精美的油画,其中叫得出名字的有伦勃朗的作品。展厅里还有不少名家的雕塑作品,其中有罗丹的大作。还有古希腊、古罗马时代的大理石人体雕像,甚至有古埃及三千多年前的雕像。此外,有欧洲中世纪的傢具、吊灯,古希腊的陶器(上面的彩绘人物使我想起了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奧德塞》)……。展品很多,根本无法细看。对许多作品也沒有那么多的知识素养去细嚼慢咽。于是,惊喜之余便只有用相机了。我曾读到过欧洲人对中国游客的反感:在卢浮宫里的名画展厅中,中国游客的标志,就是不停的用闪光灯对着名画拍照。一幅中国游客的粗俗形象,就这样被一句话勾勒出来。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这个中国人十分难得有次出国进博物馆的机会,那也不妨在这里粗俗一次。对着我喜欢的名画,我按动了相机的快门。只是,照相时我不开闪光灯,这不是为了不粗俗,而是,照相时如果人人都用闪光,就会破坏名画油彩的颜色;我不开闪光灯的真正用意,还在于避免在我拍得的画面上出现油画反光的光晕。博物馆里也不只我这个中国人在照,几个白人也禁不住照起相来。只是,我发现他们比我这个“老外”还要老外:他们照相时用了闪光灯。哈哈!在这里,粗俗的冠军不是我!

    回来整理我拍得的照片,还好。用普通相机也能得到几幅好画。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两幅油画均拍于旧金山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里有名画的印刷品卖,印刷的质量很高,值得购买。但想不到一幅八开的印刷品标价竟是60多美元!不买了。

    时间实在不够,走出博物馆,绿油油的草地和高大优雅的松树群沁人心脾。

 

    19日,晴。继续游览旧金山。

    旧金山,是美国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是美国西部的金融、文化和商业中心,是一座多种族共处的国际大都会。旧金山值得再玩一天。

 

九曲花街

    九曲花街是旧金山人的骄傲,称为旧金山最漂亮的街,是旧金山旅游的必去景点。

    车开到花街时附近根本无法停车。S要我先下车观赏,待她开去另找停车点后再来。

    所谓九曲花街,是在一段40度陡坡的街道上建成窄窄的之字形小汽车道,其余部分种上鲜花,窄车道自上而下急转八个弯道,故称九曲。这里的游人确也不少,为了体验九曲的滋味,自上而下有源源不断的小车缓缓开下来,衬着两边匠心卓具的花地,两旁富有家庭的精美住宅,九曲花街算得上一个景点。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九曲花街

    S来时已累得气喘迂迂。她是从下靣—条陡街急走上来的。待她气稍定,在九曲花街前摄影留念。然后从花街旁最多可以并行两人的人行道上慢步上行。这里有些花从未见过,一株吊钟竟成了小树……,街两侧的住户门前、墙靣也有不错的鲜花或藤花。整个花街确实好看。

    九曲花街原是为了缓解附近的交通拥挤而修建的,并没有什么特别新奇之处。自从成了旧金山这个国际大都会的一个景点,就被吹成世界上最弯曲的街了。

    其实,这样的“景点”别的城市一样可以建造,而且不用花费太多的财力。只是,在别的城市这种“景点”未必会得到人们的承认?因为,它没有多少创意。在到处是陡街的旧金山,说他是个景点也未尝不可,尽管它确实漂亮,我只觉得,是不是吹得夸张了一点?

 

旧金山主城区

    老式缆车的行驶路线,似乎是专门为游人穿越旧金山的主要街道而设计的。它的起始点是海边的渔人码头,经过不断的上、下有陡坡的街道,和一部分横街,最后到达旧金山市中心。

    从花街下到漁人码头,找车库停好车,S带着去码头上排队买票等候上缆车游览,这似乎也是游旧金山的必须内容。这种在铁轨上行驶的缆车,年轻人常爱抓住车厢外的把手站在车厢外的踏板上,这样就更能体验乘这种老式缆车的乐趣,同时也便于沿途观赏。而我们却只能在车厢里侧着身子看那些陡峭的斜坡街道。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乘坐旧式缆车成了旧金山的旅游项目之一

    两天来,我一直为旧金山众多的陡街惊诧不已。街窄且陡有的还且长,太长的陡街便分成几段,每两段之间加个平台,好让人、车喘息一下。使我更加奇怪的是,在这样的陡街两边还可以停放小汽车。只是规定在陡街上停车,前轮得转向一侧,以免车子滑动,不然就要重罚。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一处常见的陡街

    旧金山的众多街道,原来是建在40多个陡峭的山上,难怪陡街那么多。这些街的两侧基本上没有高层建筑,但房屋有其特点,二、三楼的窗户大多向外凸出许多,墙靣颜色也清新朴素,有的三、四层的楼房,在阳台上下还有梯子连结各个搂层,至二楼阳台的底部还留出一个出孔。这大致是早年预防火灾用来跑人的,居然也留了下来,一点也不改变,难道现在也用它来防火救人?

    在这样的陡街上行人不多,行驶的以及停放在街边的车倒不少。

    旧金山的市中心才是高楼林立的热闹所在。但以高楼、店铺、人流來看,旧金山的市中心还不及深圳的华强北和广州的天河商场一带,更比不上上海的外滩和南京路。这里除了几家大超市,小型的店铺不多,街边卖亷价手饰的小摊贩倒有好几处。我在这里看到的异国情调是,街头有化妆成小丑(自然是典型的西方式的小丑)的人在兜售什么小玩意,有“示威”性的举着标语牌的街头演说(也没几个听众),有不声不响的乞丐,有一望而知的无业闲散人员,有弹着吉他唱歌乞讨的艺人,还有,一个高嗓门黑人正在挥着手对一个警察咆哮,那个警察背着手笶着看着他,此外,就是在市中心也看得見不少的飞鸟。

旅美杂记五 - 老憨 - 老憨的博客

                                                                                   市中心里的警察与小丑

    旧金山,我匆匆而来,匆匆走过,浮光掠影,我只看到了你的—点皮毛。记下的,也许是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直白的印象。

 

机窗外的云

    20日上午,离开旧金山乘机返西雅图。也许是心境还好,在飞机上我不时在看机窗外的云。

    机内报告,西雅图是陰天。飞机在高空,机翼下是一片云海,云的变化很小,云层之上又是一色的蓝空,失去了任何参照物,仿佛间飞机竟是震响着悬停在了空中。如果认为飞机还在照常飞行,得努力去看机翼下云层的细小变化才能“证明”。相对运动,在这里有了直观的表达。

    一色的蓝空里有了稀疏的羽云,飞机在羽云之下层云之上飞行。在西雅图降落时,飞机穿过厚厚的层云,层云之下还飘浮着一朶一朶的白云,白云之下才是西雅图的海湾。这样,至少有了界限分明的三层云。回到地面,仰望天空,灰白一片,了无蓝天。但天上的云细看也是两层,灰色的云团是离地最近的云,在它上面才是浅灰一色而又较亮的层云。过去我总把这两层云当成了同一层的云。

    沒有什么感想,居然又记下这段小玩意,颇有些闲得无聊而己。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