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憨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一个石膏像  

2012-11-13 22:18: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石膏像

 

 

县城里什么都新鲜。满街都是人,就这一点,多年没进过県城的王老汉就觉得特别受用。还有那满街的大幅标语,照得人眼睛都红了。

王老汉是一个小乡场上的医生。他原来就在县城里开一家中药铺兼做医生。解放以后,由于成份不好,就被“支援”到乡场上去了。他那个乡场在深山里面,有一个四个人的卫生所,叫所长的是个卫校毕业的小青年,算是“西医”,“知识分子”;王老汉是中医,他行医己经四十多年了,内科外科都看。其他就是身兼财会的两个女孩子,算是护士又当司药。王老汉医朮高明,很受乡场上人们的尊重,每逢赶场天,几十里外的农民都会跑来请他看病。农民来,还会送他点鸡蛋、绿豆、时鲜蔬菜之类,日子是过得很顺的。

这次进城,是一个叫李老汉的约他去看看城里文化大革命的热闹。他是当年和王老汉一起被“支援”到乡场的,在乡场的小供销社里打杂,卖零盐,打零油,有时也赶着牛车去县城里拉拉货。由于経常去县城,他的见识可比王老汉多多了。也许都是被“支援”的吧,他们两个是多年的老朋友。

城里到处是红旗招展,一队一队的人整整齐齐的走着,都抬着毛主席的巨像, 都搖着红宝书,都喊着整齐的口号,都很高兴,比过什么节都热闹。王老汉被这种热气腾腾的气氛感染了,也十分高兴。这么多人都在喊毛主席万岁,他觉得毛主席真的伟大!太伟大了!到了该走几十里回乡场去的时候,便独自去供销社恭恭敬敬的“请”了一尊军装的毛主席石膏胸像。他要把它恭恭敬敬的供在家里。

 

这天,李老汉又来王老汉家里喝茶,其实就是闲聊打发日子。他们聊的可不是文化大革命,他们也不懂这个文化大革命是做什么的?除了乡场上难得的开会必到以外,文化大革命和他们祋有什么关系。聊聊雨水、乡情,聊聊曾经认识的老人谁又“走”了,似乎就没有什么可聊的了。可是他们都很喜欢这种清汤白水的闲聊,觉得是个享受。聊得舒畅,王老汉就进屋捧出石膏像来,端放在桌子上让李老汉看。李老汉眯着眼睛,头偏左,又偏右,看了一会,说:

“好看!好看!是副伟人像!”

王老汉听了乐滋滋的,也眯着眼,头偏左,又偏右,对着石膏像看了好一会。

 

李老汉又来了。王老汉这天要他先看石膏像。这次石膏像上衣领处的领章被涂成了红色,白色军帽上的五角星也被涂上了红色。

这是王老汉的杰作!白色的石膏像,三处用红汞涂成的大红色特别打眼。

李老汉眯着眼睛,头偏左,又偏右,看了一会,说:

“好看!好看!”

李老汉巴着土烟,那烟竿有他人高,他把烟竿嘴在石头上磕了磕,说:

“要是把脸也画成红的,就更好看。”

 

李老汉又来了。王老汉真的捧出个紅脸的石膏像来。李老汉眯着眼睛,头偏左,又偏右,看了一会,吃惊地说:

“你怎么把毛主席画成红脸关爷了?”

其实王老汉心里就沒想把毛主席画成紅脸关爷。他向小护士要的红汞药水涂领章帽徽很顺手,可是涂脸就怎么也分不出浓淡来,于是就全部涂红。

红太阳不就都是一块红嘛。

李老汉却不依。他看四周没人,要王老汉赶急抱回屋去藏起来!接着告诉王老汉,他几天前才在县城里看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因为把毛主席石膏像的脸涂花了,被五花大挷挂牌游街,打成反革命抓进大牢了。

一席话说得王老汉浑身发抖。

这下,不得了啦!

 

临走,李老汉认真的对王老汉说:

“我没有看到过你的石膏像哈!”

 

一连几个晚上王老汉都睡不着。

李老汉说的是真的!就连他这个山沟里的乡场上,有个人喊错了口号也被抓了起来。他越想越害怕。白天给人看病拿脉,手指也会发抖。他觉得有的病人就是来调查他的,他不知道他那一天就会进大牢。

他病了。吃不下饭,人也瘦了。

还得硬撑着上班,给病人看病。

“王先生,你怎么瘦了?”病人关心的问道。

王老汉脸色一下就变成了灰白。莫不是这个人知道了干的坏事?天大的坏事呀!他强制镇住气,说:“是老了……”

 

李老汉好几天不来了,他好想他来聊聊雨水,还想悄悄的向他讨教个方法……

这个石膏像简直就是块勾魂牌,太烫手了!

烧,烧不烂……丢?又不敢丢。万一被那个捡到了查出来,就没命了。

砸……只好砸了。

 

夜深人静。还好,这个小小卫生所只住着他一家人,他偷偷从屋外抱块石头进来,把石膏像放在石头上。千万不能点煤油灯!借着月光就用敲煤用的铁锤砸。

一锤下去,石膏像碎成几块。

这一锤,象是在砸他自已的命。一下跌坐在地上,全身瘫软。

床上的老伴醒了。看到地上的碎片,明白了。也吓得面如土灰。嗫嚅着埋怨道:

“悖时的!这下不是反革命都成反革命了!啷格要得嘛……”

很久很久,两个老人就坐在地上,说不出话,只有害怕。

 

好久,好久……

没读过书的妇道人家心一横,捡起一块块石膏片来,在石头上砸得粉碎。她气端吁吁的砸,砸,尽量把那些害死人的碎片砸成细粉。越细越好!

 

就在两个老人不知该怎样处置一堆石膏细粉粉的时候,年轻的所长来求“师母”了。说是有人在卫生所丢了个死婴。“请师母找个人把他抱出去理了吧。”

王师母明白,那其实是所长和一个护士的私生子,因为还沒有结婚就生了孩子,怕被人当作“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抓起来,就把孩子整死了。

 

天佑老好人!

“师母”高高兴兴的接过包着的死婴来,对所长说:

“你放心!一会我就去场上喊刘瞎子来。”

刘瞎子是个跛子,眼睛半瞎,又穷又脏,一辈子沒有过老婆,平时就靠那家有红白喜事去帮着担担水什么的过日子。王师母可怜他,叫他到卫生所担过几次水。

刘瞎子从王师母那里接过包挷得紧紧的死婴,在卫生所后面的山林里挖个坑,埋了。

还对着填平的新土说:

“娃儿,可怜哪。”

 

事情总算了啦!

可王老汉却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并且特别怕看到李老汉。

 

李老汉偏偏又来了。王老汉赶急拿出上好的茶叶来,两人聊乡情、雨水……

越怕就越有!李老汉突然问道:

“你那个石膏像……”

“沒有。沒有。我从来沒有……”王老汉吓得浑身发冷。

“我从来沒有看见过。”李老汉笑着看着王老汉说。

 

可怜的王老汉越来越不清醒了,看病,不行了。还不到六十五,就得了老年性痴呆。和他说什么,他都只有:

“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