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憨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读诗趣谈  

2014-01-09 22:54:3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诗趣谈

 

读诗,如不带个人偏见,应该有一个大体相同的解读,尽管解读的深与浅又是一回事。

“托买吴绫束,何须问短长,妾身君抱惯,尺寸细思量。”

这是南北朝时的一首《乐府》,人们通常把它和《碧玉歌》: “碧玉破瓜时,郎为情颠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相提并论,认为,都是在写儿女纯情。好事者还称之为“艳情诗”。

这解读没有错。

如果,这是一首想谋取好职位、而送给他曾经熟识、今居要津的权势者的诗呢,那么写的就不是儿女情,而是索讨好差使了。这品位有点低!也难怪他要以“妾”自喻。

哈哈!

于是,有人就说成是:清初有位叫仲烛亭的无业市民,托在当官的朋友袁枚,给他找份职业……我听到的却是另一朝代的另一个人。不管到底是谁,应该承认,以这首诗想谋个好职位,是用得恰到好处。读者会心领神会,决不会当艳情诗来看的。

这说明,读诗,还得看境况。比如,一般的咏物诗,和后来公开了的两人(特别是异性之间) 私下唱和的咏物诗,就绝不能等同解读;通常,在这里也最容易出现误读。这不奇怪,谁注意到他两个在唠私房话呢。

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