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憨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苦味斋主对《嬗变》的评论  

2015-07-27 15:49:40|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味斋主对《嬗变》的评论


“我就是历史”

 ——读长篇小说《嬗变》


    龙奇中先生的力作长篇小说《嬗变》,终于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可喜可贺!

    这不仅仅只是一部书。她是先生数十年来心血的结晶,是一位真正知识分子坚贞正直的一瓣心香,是一个时代血雨腥风历史的真实纪录!
    作品通过主人公张长生四年的大学生活(1957年-1961年)的细致描述,真实地展现了半个世纪前那段极其疯狂严酷的历史的本真面目。“一群幼稚而单纯的青年学生在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中”,受到了怎样的心灵上的折磨?怎样地被改造的面目全非?全国民众又是怎样地在人祸大饥荒中倍受苦难?……读来惊心动魄,令人不寒而栗。

    1957年夏秋之际,贵州某贫困山区高中毕业生张长生考上省外大学——西南大学啦,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啊!然而,那又是怎样的一个多事之秋呵!去上学的时候,张长生到他的母校去告别,同学阿凤告诉他,老师们都在开会,天天开,开始反右了。还说教他的有好几个老师——特别是他的班主任有问题……政治运动的阴影,开始罩住了他的心灵。到大学后,虽然学校宣布新生不参加“反右”运动,但学校“反右”的形势如火如荼,无疑地,给了他们这批新同学以很大的震撼。他上个年级的学生向丕同被打成右派,投河自杀了;有老教授被打成右派,投河自杀了;从家乡来信中得知,班主任梅清逸老师被打成右派,上吊自杀了……“反右”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引蛇出洞”的“阳谋”完全得逞了!可是,可是就在这种令人窒息的形势下,化学系大二的学生史龄生坐不住了,他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用自己的大脑思考世界,憋不住满腔的义愤,他自己跳了出来。他愤怒地质问:

        “ 原来这次运动是一放二收三整人呀!到头来挨整的都是群众。什么叫‘右派’?谁提意见多,谁就是 右派。这些意见,不是你们一再动员人家才提的吗?……现在你们正确了?该你们来整人了?整起人来就   那么残酷!良心何在?天理何在?……(你们)竟然还公开说,‘鸣放’就是‘引蛇出洞’。好恶毒呀!   谁是蛇?我看,挨整的倒都是老好人。你们搞阴谋诡计才是蛇,是毒蛇!……”(第59-60页)

    多么难得啊!万马齐喑中的一声惊雷,芸芸众生中的坚强战士!当然,他这是自取灭亡,铁定的!他被无情地批斗,他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他被关进了监狱,最后惨死于狱中。暗夜中的一点星火,陨灭了。
    “反右”斗争中,又吞噬了多少这样鲜活的生命呢?
    杀鸡儆猴。新入学的学子们,哪一个不是心惊肉跳呢?!
    紧接着,就是“向党交心”——一个前所未有的钳制思想的洗脑运动又开始了!校党委万书记作动员:“我们每一个人,头脑里都有这样那样的错误思想,有的还是反动的思想。……在这次运动中,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把那些错误的、特别是反动的思想,主动地毫无保留地向党交出来,这就是‘向党交心’……”(第93页)主子一声令下,爬虫奴才上蹿下跳,班长何世余马上表态,代表团支部和班委会要求“每个学生交一千条”!“引蛇出洞”的旧把戏重演。于是,面对面,背对背,引诱,逼供,无事生非,草木皆兵。结果又逼坏了一个怯懦善良的学生丁启志,最后使之卧轨自杀。
    政治运动“一个榔头接着一个榔头”地打来,压得学生们喘不过气来。“交心运动”之后,又是停课,搞教改,参加劳动……到了58年“大跃进”,又都下到各县去参加“全民大炼钢铁”的运动。作品第四章《熊熊的炉火》,写了张长生与吴其之被安排到罗平县大山里去练钢铁,非常真实地再现了当时“大跃进”、“全民炼钢”的胡作非为的情景。毁山林,弃秋收,炉火红透天,却炼不出一滴铁水,暴殄天物,劳民伤财。
    更为惨烈的是小说的第七章《人造的灾难》,写张长生家乡农民的灾难,因人祸而造成的饿殍遍地的大饥馑的惨象。请看吧——
    各公社为了争红旗、放卫星,粮食产量虚报浮夸,可等到了落实征购任务时,按“产量”要的那征购数字可是实打实的!天哪!一百五十万斤!就是把全公社的粮食全收光了,也拿不出一百五十万斤呵!完不成任务?那还了得!副县长柴成勋主持征购任务,心狠手辣,“三天内必须完成任务,哪个公社没有完成征购任务,就整顿,就撤职,就斗争!”所谓斗争,就是上酷刑呵!于是,雷厉风行,各公社武装民兵穷凶极恶地到社员家抄收粮食去了。他们所到之处,翻箱扒灶,儿啼女号,鸡犬不宁,惨不忍睹。张长生的同学陈士平领着一伙人来到了他姑婆家,八十多岁的老姑婆忍无可忍,大骂陈士平:“来搜呀!挨千刀的龟孙子!搜了好几遍了,还要来搜呀?你们是土匪呀!你们比土匪还毒呀!……”(第274页)还不止于此!丧心病狂的柴成勋还在向阳大队搞鬼做了所谓“瞒产私分”的假现场,陷害百姓,制造冤案,最终把老百姓推到了死亡的绝路!柴成勋后来是给枪毙了,就如曹操杀王垕一样,大官僚杀了顶罪小奴才。柴成勋死了,dang照样英明伟大,政治路线永远是正确的。呜呼!“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书中所引黄宗羲语),该是多么地可怕呀!
    
    四年呵,四年的大学生活,就是在这样“一个榔头接着一个榔头”的政治运动中度过的!碱水里煮过,血水里泡过,风刀血剑,革面剖心,这群必须接受改造的青年学子,绝大多数都嬗变——演变成了没有自己思想的“驯服工具”,甚或变成了奴才和白痴。
    主人公张长生本是个勤于学习、善于动脑,比较有独立思想的人。但他又能怎样呢?“委屈与屈辱,是他在校园里必修的课程。他在泥泞中艰难跋涉,步履蹒跚。”“回首四年,他深深感到,尽管他在顽强坚持,但他已经被全面扭曲,面目全非!一个幼稚单纯的青年,四年的搓磨,他嬗变成了一个丑类。他的时代,已经给他打下了深重的烙印……”(第383页)
    毁了!整整的一代人,就这样给毁了!

    小说不仅真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对青年人、对全国人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摧残,同时还以广阔雄浑的画面,展示出了云贵地区的地域风貌、风土人情,表现了作者广博的学识和深厚的写作功力。诸如张长生家乡母亲河的清纯风光,去大学途中弯弯的颠簸不平的山路,西南大学校园里的明德院致公堂,昆明的翠湖公园……作者写来都是如诗如画,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尤其是写张长生在罗平县大山里大炼钢铁时所见到的撒尼族青年男女的音容行态,他们勤劳、纯朴、善良,他们用山歌表达忧思,他们虽生活贫困,但他们有着惊人的忍耐力……读来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笔下流露出作者仁爱的情怀。

    政治运动的残酷,人物形象的鲜活,自然风貌的真切……所有这些,如果不是作者亲身所历,那是凭空想象绝对想象不出来的。当然,如果作者不是有一颗知识分子良知的心,不是有一种自觉的历史责任感,不是有一种敢于担当的勇气,这部书也是不可能写出来的!为此,我们要由衷地感谢作者——我可钦敬的龙奇中兄!
 
    小说接近尾声的第八章里,张长生的好友吴其之有一句话:“历史?我就是历史!”(第338页)。这句话,应该是全书的精魂!
    是的,“我”就是历史!
    这血泪凝成的历史,白纸黑字,千秋不泯!
    这血泪凝成的历史,惟愿世世代代的人们永记于心!

                                                                                                              2015.7.27.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